03.28
Fri
就是今天!!!
虎兔劇場版2!!!
我要去舔個大叔在收山閉關ㄏ


[食完]
哀感動死了貼個預告

OPED





comment 0 trackback 0
03.28
Fri


水珠,在空氣中被光線折射後落下
燥熱的氣溫下黏膩的髮絲沾在臉頰上讓人心煩
將放在書本上的手抬向惱人的幾絲細髮捎入耳後

「真是讓人難熬的酷熱啊」身後響起了來人熟悉的聲音,
但在聽完話語後正想有所反應時,卻被瞬間的異樣觸感而做出毫無防備的反應
「恩呀…!?」雖然小聲但卻無法忍受的驚呼脫口喊出。


轉頭看去是那本該讓人敬愛的首領,同樣與自己一樣染滿汗水雖讓人不捨,可現在要追究的是對方剛在自己身後所做的事。
「BOSS。你剛剛在做什麼。」冷漠的問話卻藏不住剛剛的動搖,就算是再好的聰明才智也無法用來平復被動搖的心智。
所以聰穎的幹部在紅著的臉頰怒瞪,手忍不住遮上後頸那剛剛遭受毒手的位置,眼前的戀人,神色自若地只是比剛剛多勾起了個微笑。那笑容解讀起來就是個…咳,沒什麼。


「最近學到的。」喬魯諾回覆了問話,難得直白的開始訴說行為下的理由,
使的問話的當事人難得愣了一下。「酷熱下隨著水分的喪失,是需要補充鹽分的。」
好像有關,但其實又不相關的解說讓福葛開始動起腦子想著該怎麼跟上對方的思考跳躍?
看向對方開始因思緒而開始轉動起的眼睛,扯開了更大的笑容又靠上去互相碰著額頭,視線對上視線。
「因為汗水會排出人體的鹽分,所以我只不過是剛好向你補充一下而已。剛好的舔了些來作為補充。」彎起雙眼輕輕地笑著,我們可愛的AB型青少年講解並自我行動讓知識落實。


……。
「喬魯諾,我看到了個很大的藉口。」忍住想翻白眼的衝動,對著如今邊蹭著自己又在摸上摸下的人,感到無力。

「我說的可都是事實啊,我需要的補充可都靠你了,親愛的福葛。但你是否忘記了什麼小約定呢?」不變的微笑難得的多了些強硬。

「沒忘是沒忘,但你的要求總是讓人覺得過高了些,你的稱呼可是比你想像的多呢,親愛的GIOGIO。」像是任性卻又可愛的要求,只是希望自己能用親暱的方式來多稱呼著他,像個孩子似的毫不退讓。

雖然本來就還是個孩子,竊笑,自己也不能多說什麼就是了。


comment 0 trackback 0
03.14
Fri
神父惡魔


「神啊,您能夠傾聽我的乞願嗎?」

「…能夠哀憫罪惡的我嗎?」

於此,在神壇前跪曲的龐大身軀,被月光撒進著壇前的餘光照耀著,壟罩出的陰影深刻的被刻畫在這寂靜神聖的空間中。

突兀。

不諧和。

異類。

這不是此處該存在的事物,但卻於此在乞求著神的眷憐。

不知羞恥。



「若能擺脫這一切束縛,我願意完成任何的請求,只求您使役我。」微微的,身影搖晃著,似是哭泣般顫抖的訴說。

「神啊,求求你。」抬起了頭,那原來是龐大異形的角,血紅的雙眼透露出了希冀與絕望,最深處的瘋狂彷彿更加明顯了些。

「這身分,這存在,不需要啊…繼續在這腐敗沉淪的血海中飄盪墮落的話,我將不在會是我了。」眼眶刺激發酸充斥著水分,瞳孔中那非人的色彩越發扭曲。



聲響。

於陰影做成的黑暗中透露出來。



「既然如此,」

開口說道。

「我謹以天父仁慈寬容的代言者身分,拯救你,非人者,你願意,為我所用嗎?」月光溫柔的包容著,那身影現出的是看得出閃耀的金髮,踏出的步伐毫無猶豫往著懇求者身邊前去。



接著,對視著,互相看清了對方的容顏。

「迪奧‧布蘭多,神的代行者於此處奉獻著所有只希望上帝的慈愛能永遠存在,只要向神有所懺悔及需要幫助的人…,就算不是人類,我也不能無視這樣誠懇善意的祈求的,請讓我知道你的名吧,這位─」「喬納森。喬斯達家長子,階級伯爵(Earls)的武將惡魔, 喬納森‧喬斯達…啊..非常感謝您仁慈的善行,請您將我所能做到的一切交付給我,我一定會完成的,相信我!」激昂的趕緊介紹了自己,心懷感激的注視著眼前對自己伸出善意的男人。



微笑。

「不用如此拘謹,我們的相處不需要如此階級之分,敬語不需要,禮數也不需要。」

迪奧說著友善的話語給予著名為喬納森的惡魔,他所渴求的希望。



但那僅僅是名為迪奧的凡人,已那偽善的容顏,所佈下最初的第一步棋。
comment 0 trackback 0
03.09
Sun
夢還有印象,

我被踩到在家庭中最大的雷,
一開始的背景是全家人在外面或許是先找我要一起回家或是在外碰著要做其他事,
總之我媽算不對錢,問了聲我爸是不是把錢哪走,我爸說不是後,
我媽轉來看我後先自顧自生氣甩了我兩巴掌,但根本乾我鳥事
消去法就認定是我做的,這是最不能忍受的雷,被懷疑我的誠信到如此地步異常崩潰火大,
怒到我跟他大飆後就直接東西款了就先帶著大學同學衝走了,但我記得夢中似乎是高中,因為有穿制服?

總之就換事件(?)同學安慰著我不要太難過,帶著我去原先就預訂跟阿草一起吃午餐的餐廳(?!
跟阿草抱怨完幾句後也吃不太下的同學就帶我去他之前找到成本低廉工廠老舊但商譽跟用料卻有信譽的工廠(?)
說是要來買買看產品兼參觀工廠,
但突然跟老闆一起在工廠中討論時,突然有員工衝進來說「不好!OO突然衝到工廠了快躲起來他要找他女友!」
一聽之後發現是感情恩怨但男方並不理智,如今帶了把刀來堵工廠找人,
老闆原本想請我們快走,但後來想到路被男方擋住,就請我們先跟員工一起疏散,結果是躲在某層偏僻的辦公室中,分成了幾批再躲,最後關著的燈透後著走廊外微微的光,大家安靜的摒住呼吸,
結果聽到了腳步聲

最後剩下的是吵雜的碰撞聲跟騷動聲
再來只剩下打在肉體上的聲音及女人的慘叫聲

她被找到了,但是我什麼都做不了
她在哀號,可是我救不了她

之後就醒來聽著窗外確實有女人的聲想跟些噪音,雖然已經搞不懂是真是假總之我害怕到全身都要沒力了手還發麻到動不了
根本嚇慘...睡眠中的潛意識為何突然如此真實T.T
comment 0 trackback 0
03.08
Sat
這兩天都在看XD
每個人的風格都不一樣超有趣www
終於看了一堆人為之瘋狂的嵐少www
未雨推了超有趣的遊戲www
結果對大海原超有興趣XDDDDDD
comment 0 trackback 0
03.04
Tue
initpintu_副本

comment 0 trackback 0
back-to-top